Discuz! Board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侠客_0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5万

积分

亚博体育手机在线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9277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1?小时前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

? ?
? ?
? ? 侠客
? ?? ?
? ?
? ? 落日衔远山,暮霭生青林。
? ? 平凡朴实的小镇,简朴庄重的婚礼。
? ? 赵府。赵员外正在为独子娶新妇。
? ? 天未至全黑,府中已灯火通明。久旱逢甘霖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题名时。当此四事之时,难免会有些奢侈浪费。在小镇最看重的洞房花烛夜,无可厚非。
? ? 堂上,礼已成,人未散。陶醉于幸福中的新郎已在醇酒中渐醺。
? ? 远处,有雷鸣。此时,日余一线红,月露半面容。玉宇不见云,唯有雾绕林。何来雷声?
? ? 府外奔进来一家丁,骇然大呼:“黑风寨强盗来了!”府中众人皆惊。有惊叫者,有骇哭者,有昏倒者,有两股战战,几欲先走者,众生百相,不一而足。醉乡幸福人亦是一身冷汗,立时清醒。
? ? 还未想出对策,雷声已在府外停歇。尘散,静。府后传来一声惨叫,正是欲逃之人。火光中,当先一人,三十五六岁,白面微须,一身青袍,头戴儒巾,作儒生打扮。儒生端坐马上,双目阴鸷,冷然道:“儿郎们,动手吧!今日大喜,不可杀人!”众骑者齐声应诺,立时动手。原来,儒生早得消息,今日乃是赵府小员外新婚大喜,镇上有头面人物都会在场,自是不乏金银美妇。正好今日一网打尽。
? ? 突听一声大喝,若平地惊雷:“住手,朗朗乾坤,怎容尔等放肆。且吃俺一棒!”排众而出者,虬髯健壮,手提长棒。
? ? 儒生道:“要管闲事,也看本事!”又吩咐道:“儿郎们,不用停,且等寨主陪此人玩两手,与众位儿郎回寨庆功!”众盗轰然应答。
? ? 大汉怒喝一声“看棒!”一棒砸来,风声隐雷。儒生曳步倾身,身子一转,堪堪避过。大汉一棒不中,抽棒横扫,直奔儒生腰间。儒生却如落叶,随棒风飘飞。大汉撤棒、收肩、坠肘、出棒,棒如长刺出,刺向儒生咽喉。棒才起欲刺,青影一闪,儒生已手搭棒身,欺进身来,一掌拍在大汉胸口。大汉吐一口鲜血,惨嚎一声,拄棒而立,已不能再战。
? ? 儒生拍拍手,掸掸衣衫,望众人一笑,重又上马。府中已是砸碟摔碗、呼天喊地,混乱一片。赵员外早已晕倒。新郎亦受惊骇,恍若痴呆,不发一语。
? ? 须臾,众盗出,各提数物。十数盗提刀,押众妇人出。新娘亦在其中。儒生挥手,众盗上马正欲离去,忽听一个道:“劫物则可,劫女子则有违天理。”语音轻缓,乃是一位瘦瘦弱弱的年青道士。
? ? 儒生:“道长何意?”
? ? 道士:“天之道,白癜风 医院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众位劫物,是此物不足,需此物相补也。此地此物足,取亦不碍也。然劫众女子,却违天伤理。娶妇,各凭本事,岂可抢?纵抢去,又岂甘心,徒增悲事耳。不如放手。”
? ? 儒生:“道长也来抱不平?”
? ? 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。虽是武人本色,然修道之人,道逢不平,亦三尺青锋,管不平事。”道士虽瘦弱,亦有凛然之气。
? ? “好!儿郎们,看寨主斗斗道长再走不迟!”儒生下马、提刀,道,“道长,请!”
? ? 道士亦不客气,拔剑、领诀、出招。剑光如练,直卷而来。
? ? 儒生曳步、转身、挥刀,一刀破练。
? ? 道士心道:“此人果非寻常人!”意未止,招又出。迅捷无伦,剑生万星。
? ? 儒生抡刀如幕,接住群星,幕卷而来。刀劲透幕而出,斩星灭魂。
? ? 道士收剑撤身,儒生已抢进身来,刀光如寒练,直划道士肩头。衣破,血出,伤却不深。
? ? 道士颓然,无言,收剑,转身而去。
? ? 新郎亦已清醒,见新娘被抢,正欲大呼,忽觉腰间一麻,已然晕倒。双目之中,一张风霜冷煞的脸。
? ?   
? ? 山寨。
? ? 灯明火亮,喧闹嘈杂,恍如白昼。
? ? 众盗正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谈论着今日的收获与儒生的武技。对于他们来说,是没有昼夜之分的,只有醉倒的人,才有夜晚。
? ? 酒酣耳热,山下传来急报:有人前来挑寨。儒生一声令下,众盗顿时清醒,排好阵势。
? ? 儒生端坐正位,道:“有请贵客!”声低沉阴冷,远远传出,在寨门外亦听得甚是清楚。
? ? 寨门外一人,风霜冷煞,衣衫落拓,冷然卓立。那人肩背长剑,剑柄高出肩头二寸七分,正是拔剑的最佳位置。
? ? 寨门离正厅,约有百余步。每十步双盗,抱刀而立。虽白癜风能吃生榛子吗为散漫盗匪,亦具慑人气势。
? ? 儒生:“你我有仇?”
? ? 来人:“无仇!”
? ? 儒生:“有怨?”
? ? 来人:“无怨!”
白癜风发病快不快? ?儒生:“为何?”
? ? 道士:“取汝等之命,救众人之命!”冷煞之音,如幽冥厉魂。
? ? 儒生道;“好!请!”
? ? 来人起步。
? ? 寨门边两人扬刀。刀光起,剑光亦起。剑起,刀落。两盗喉间中剑,鲜血迸溅,倒地而亡。
? ? 来人已在十步外。刀剑并起,依然剑起刀落盗亡。
? ? 血气引杀性,众盗丝毫不惧,依然截杀。然来人十步杀双盗,片刻即到正厅外。
? ? 儒生道:“好剑!好剑法!”双手轻拍,旁边一盗,取下一刀,鱼鳞紫金刀,双手递予儒生。
? ? 儒生接刀,离座,提刀,摆式。
? ? 来人剑身滴落最后一滴鲜血,全寨皆闻。来人,静立,横剑,气势迸发。
? ? 儒生挥刀,身如风烟,直扑过来。
? ? 来人却如峰如岩,不为所动,只是横剑而立,静观刀势。
? ? “叮叮叮!”风烟中丝丝寒光,欲裂峰断岩,却皆为剑阻。蓦然间,风息烟散,儒生缓缓挥刀,挟无匹劲气,径劈来人头顶。
? ? 来人挥剑在身前虚空纵横虚划,破开劲气,然后如风拂碧水,顿生涟漪。一缕寒光如风从儒生身掠过。
? ? “当!”刀落,人亡。
? ? 黑风寨灭。
? ?   
? ? 火映半边天。
? ? 断壁残垣间,犹有半墙未毁。墙上残留五个大字:沧州姚元同。
? ?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9-5 19:02 , Processed in 0.061024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